每个人都说她是个挂断电话的女神,但她哀叹自己不如仆人,经常拿起纸练习书法。

许多人羡慕张充和的命运——她的话深深植根于魏晋,她有一种悠闲的气质。她迷人而优雅,有一种少女的态度。

她一直受到命运的眷顾。她有深爱她的姑姥姥,有感情好的兄弟姐妹。沈尹默欣赏她,卞支林钦佩她,沈从文溺爱她,而且她还嫁给了两个同类的傅汉思。去乡下和乡愁碰巧避免了许多国内灾难。她写书法,唱昆曲…与张爱玲相比,张充和简直是死了!然而,事实证明,没有女神悬而未决。

1949年1月,张充和和傅汉思乘坐“戈登将军”号前往美国。

在汹涌的海浪中,她想起张赵石曾预言她是从文熙到韩旭的蔡文姬。那时,她很不开心。现在想想,他是对的,他的确嫁给了一个“半决赛”。

九如乡的张佳思小姐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她真的想从现在开始新的生活——独自一人在异国他乡做一个陌生人。

张充和带来了无数的毛笔、墨水、纸张和砚台,并打算继续在美国写作和绘画,她很快发现自己有无数的家务要做,写作和作曲是一种奢侈。

傅汉思到加州州立大学教书后,两人贷款买了房子。傅汉思在加州州立大学任教后,两人借钱买房。

为了偿还抵押贷款,张充和在加州大学图书馆全职工作,几乎所有周末都在做家务。

张充和的救命钱只有一个关键词。

为了省钱,张充和和傅汉思喝脱脂牛奶而不是鲜奶,这样一年就节省了72元。

张充和说这笔钱是分配给他自己的,可以用来帮助兄弟姐妹。

他们还自己砍树,因此节省了150元的劳动力成本。因此,她羡慕砍树的工人,“生活比我们的更安全”。

当省里没有时间的时候,张充和不情愿地卖掉了10块干龙墨,得到了1万元来维持家庭生计。

1959年,傅汉思去斯坦福大学教中文。他的收入减半。他一个月只有400多元。他每月不得不支付120元的抵押贷款。扣下保险需要80元,没有钱留给孩子了。张充和决定做一名全职家庭主妇。

照顾淘气的孩子需要很大的精力。四口之家不得不穿衣吃饭,更不用说写作了。给张宗和哥哥写信的时间不多了。

她对弟弟说,她想一次用三样东西,同时阻止孩子往胃里吃消毒剂或其他东西,盯着锅里的盘子,给他写信。

在信中,虽然她有时会谈到艺术,但她更喜欢自己的细心计算,比如买“健康又便宜”的胡萝卜,尝试煮羊肝和牛肾(因为它们比牛肉和羊肉便宜得多)。

最可怕的事情是生病,因为在美国你负担不起生病的费用。

张充和咳嗽了一声,但拒绝吃药。傅汉思给她买了两瓶药。她在信中一直在想,“只花了四五天,就花了八块多钱。

“作为全职家庭主妇,家务永远不会完成。

“从买办到园艺、举重、裁缝、水暖…一切都得做,”她哀叹自己不如佣人能干。

为了赚钱,她还教电视明星昆曲,并在好莱坞工作室吹长笛。

对她来说,最激动人心的事情不是看星星,而是得到100元的差旅费。50多元的机票被拿走后,还剩40多元。

为了坚持练习书法,张充和去报社拿了剩下的白色报纸,送给了张宗和。结果,傅汉思批评他寄了更好的纸。

傅汉思非常理解她,并给了她在周二和周四上午学习书法的自由。

在这种情况下,1967年底,我们终于看到了专职家庭主妇张充和的优秀书法作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