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企业改革中如何“落井下石”

“如果我不能实现我的商业目标,恐怕我将不得不被解雇 “当NPC汾酒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汾酒集团)的副主席兼兴化村董事长李秋喜说这话时,他似乎很有信心,因为本轮国企改革中企业发展势头很好。 3月13日上午,山东省人大代表团在总部召开分组会议,审议两份高级别报告。 经过审查,NPC代表周洪江(右二)认为,转型升级是国有企业在与同集团代表沟通时深化改革的出路。 记者李景路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2017年应加快国有企业改革。 以提高核心竞争力和资源配置效率为目标,形成有效的公司治理结构制衡、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管理机制 对此,李秋喜代表表示深为赞同。只有改变机制,才能释放人们的积极性,解决国有企业的“团队可以上下,工作多了,工作少了”等缺点。 例如,他说:“改革后,山西SASAC根据协议将包括人事和投资计划在内的八项实权下放给汾酒集团。” 除此之外,只有“董事会才能行使罢免总经理、副总经理、总会计师、总工程师、总经济师、绩效考核和薪酬管理的权力”,才完全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依赖关系。 不管是谁,不能按照规定完成任务,从而解决“团队可以上下”的国有企业弊病 “2017年,国有企业改革将进入登陆期,混合所有制改革将成为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突破。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王吴京认为,“混合所有制改革不仅仅是一种混合,而是产业链中各产业节点的混合、市场化管理机制的混合以及不同资源禀赋的混合。” 我们不能仓促行事,设定一定的比例。我们必须充分遵循市场发展和企业发展的规律,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决不能用行政手段代替市场。” 国有企业的“混合改革”是如何落到实处的?王吴京代表用“三个原因”、“三个效益”和“三个不”来概括,“所谓“三个原因”是指以土地、工业和企业为基础的政策。 企业集团纵向和横向分类,针对准公有制企业、竞争性企业、科技企业、非主营企业、长期亏损企业和休眠企业的不同特点和行业政策要求,探索上市、政府购买服务、员工持股等实现股权多元化的途径。 “三个适当”是指独立、被控制、被控制、被咨询、被咨询 根据公司战略和发展情况,混合所有制经济将稳步有序发展,将选择不同形式的独资、控股和参股。最好是拥有单独的所有权、控制权、参与权和参与权,以防止“一种混合所有权” 此外,在混合改革的过程中,我们绝对不会搞牵线搭桥、全覆盖、无时间表。” 在实践中,金融创新已经成为国有企业转型升级的主要“引擎”。 全国人大代表、广州越秀企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兆兴表示,越秀集团充分利用国有资产平台、上市平台、社会化平台和两个平台,通过并购、股权重组和战略合作等金融创新,提高国有资本配置和运营效率,同时实现转型升级。 “优化国有资本配置有助于国有企业加快创新步伐,增强核心竞争力 越秀集团过去专注于水泥、造纸等传统行业,但现在已经升级为金融、交通等行业。 截至去年年底,越秀集团总资产超过4200亿元,营业收入超过400亿元,利润总额超过100亿元。 ”张兆兴代表说道 此外,在处置国有“僵尸企业”的过程中,金融机构也需要“当家作主” 王吴京代表表示,自2016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积极配合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的工作安排,提供相关企业名单,协助建立“僵尸企业”数据库。鼓励金融机构创造条件,支持处置“僵尸企业”和产业转型升级 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到2016年底,广东省将完成266家国有封闭企业的清算重组,基本清理全省国有封闭企业,300多家贫困企业摆脱困境。

发表评论